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章之家,欢迎您!
当前位置:励志网 > 励志文章 > 正文

凯时真钱开户_最新凯时真钱开户 - 享受至尊返点

时间:16-03-16 05:58:3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器大才粗 阅读:

  《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自2014年发布后,至今未见出台,也就是说,网售处方药目前仍未松绑。而且未按照国家《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规定,处方药都要凭处方才能购买。南方日报记者近日体验多家网上药店和医药O2O平台,却发现不仅网售处方药悄悄“提前解禁”,而且没有处方照样可以轻松在网上购买到处方药。

  记者体验 没有处方可在网上买到处方药

  按照我国《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规定,处方药是必须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的药品。网上能不能买到处方药?近日,记者下载了10个可以网上购药的APP平台进行调查。其中6家拥有网上药店资格,另外4家是只有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的医药O2O平台。

  调查结果发现,在多个网上药店上,记者不仅可以轻松搜到各类处方药信息,而且直接可以下单付款购药,没有任何有关处方药的提示和门槛。而大多数网上药店虽然提示处方药需要提交信息到门店登记,但也无需用户提供处方信息。只有“快方送药”一家网上药店,在电话咨询中明确要求记者上传处方才能购买处方药。

  多家网上药店仅1家需处方

  去年底宣布获得超10亿元级别融资的1药网,是国内首批获得《互联网药品交易许可证》的网上药店。记者体验发现,在“1药网”上虽然可以搜索到枸缘酸坦度螺酮胶囊、施保利通片、氟哌噻吨美利曲辛片、阿莫西林等处方药,但结算时网站会提示“勾选的商品中包含处方药,处方药不能购买”,需要咨询药师。通过在线咨询多位“药师”,对方均表示,处方药需要提交用户收货地址和电话,登记信息后即可由“药师”后台下单。在订单中,这些处方药并不显示具体细节。在咨询中,“药师”问记者此前是否“使用过”该药,记者回答用过后,药师即表示可以下单。当记者询问“药师”是否需要上传处方审核时,对方明确表示不需要。

  在“康爱多”“七乐康”“健一网”等网上药店内,购买处方药的流程均大致相同。网页上无法直接下单购买,会提醒“本品为处方药,请凭处方购买”,但通过在线咨询药师或电话沟通,即可完成处方药购买流程。在康爱多网店内,记者根据要求填写姓名、地址、电话等信息提交“门店登记”后没多久,就显示下单成功。而七乐康官方网站上,在线提供咨询的“刘药师”则表示,处方药暂不接受网上下单,需要后台药师下单。只要提供收货人名字联系电话、详细地址以及需求的数量,即可由药师下单。“健一网”药师来电联系时询问是否吃过该类处方药,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即开始下单程序,但告知记者不能在网上付款,需要采用货到付款的形式。

  也有网上药店坚持不碰“红线”。资料显示,“快方送药”是第一款提供上门送药服务的手机APP,同时拥有网上药店的资格。在平台上,记者搜索不到阿莫西林、施保利通片、氟哌噻吨美利曲辛片等处方药信息。在提交用药需求登记后,客服回电,必须要有医生处方才能下单,并且要求不能是旧处方,而是没领过药的有效处方,用户拍照后上传给“快方送药”官方微信,经过审核才能下单购买。

  配送平台借线下店卖处方药

  医药O2O平台虽然没有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但依然可以通过这一渠道购买到处方药。在“叮当快药”APP上,记者搜索阿莫西林、头孢拉定等抗生素时,显示“找不到此商品,您可以问问药师”。在线咨询一位陈药师时,对方表示,这类处方药需要凭处方到线下购买,显示无药可能是位置所在附近药店没有库存。而记者选择北京一地址,下单购买施保利通片和氟哌噻吨美利曲辛片时,系统提示“颐寿百姓大药房德内店”药方审核成功,可以马上送货。记者与快递员沟通时提出,家中找不到处方,暂缓订单。随后药店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解释,处方药分单轨制和双轨制,记者订的上述两种药属于“双轨制处方药”“不需要处方就可以购买”。

  而“药小二”“药给力”“药快好”等医药配送平台则显得更为谨慎。这些平台目前只有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在手机APP上,记者搜索不到上述所列的处方药。由北京思邈互联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药给力”,主打一小时送药上门,曾因私卖处方药被处罚。在该APP上搜索阿莫西林时,弹出的信息提示“抗生素对90%的感冒无效,随意服用不安全。这种药品……需要医生处方……不能帮你代购,建议您没有发烧或明显疼痛的情况下不使用该类药物”。而与多家实体药店合作的“药小二”,工作人员在电话中表示,需要关注药店微信上传处方给执业药师审核。

  专家提醒 网购处方药有风险

  网上买处方药,对于普通市民来说,一方面是图个方便,另一方面也是想省钱。家住海珠区的陈女士今年60多岁,患慢性病多年,常年需要吃药,药费负担沉重,当得知网上购药有优惠,还送货上门后,陈女士即托亲友代为网购。她表示,对于慢性病患者来说,常年吃的是同一种药,去医院找医生开处方要挂号排队很麻烦,不如网购来得便捷。不过,专家表示,网购处方药需要谨慎。

  处方药和非处方药之前并非只差了一张处方那么简单。国家食药监总局资料显示,我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2003年收到3万多份药品不良反应病例报告中,处方药不良反应占了97.4%,处方药的不良反应发生率和严重程度都远远高于非处方药。

  处方药经过多年大量使用,安全性得到确认,可以转成非处方药,允许人们自行购买。而处方药之所以一定要凭医生处方,正是因为它的安全性还未得到完全肯定,患者自行使用,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有三甲医院药剂师介绍,即使是医生开过的处方药,患者也不应自行购买服用。有的处方药的安全剂量和中毒剂量只差一点,医生需要根据患者的肝肾功能进行处方,否则容易引发不良反应。而另一方面,很多药物之间有相互作用,有共同用药时,患者并不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容易导致不良后果。

  据悉,药品分类管理是国际上通行的做法。我国自2000年1月1日起实施《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试行)》,明确处方药是必须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的药品。为了纠正抗生素滥用倾向,2004年7月1日,国家规定抗菌药物等药品在药品零售企业必须凭医师处方销售只有根据医师明确诊断和使用品种、剂量及疗程的情况下,才能使用抗菌药物。同一年发布的《关于加强流通领域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工作的通知》提出,对已经明确必须凭处方销售的药品,要严格执行凭医师处方销售;对目前尚未明确必须凭医师处方销售的“双轨制”处方药,应该向顾客索要医师处方,凭医师处方销售。不能出具医师处方的,必须经过执业药师或从业药师充分咨询,问明既往用药情况,并做好详细记录后销售。

  根据食药监总局《实施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2004―2005年工作规划》,2005年12月31日以后,实现全部处方药必须凭执业医师处方销售,在药师指导下使用。但武汉市食药监局去年一份文件显示,鉴于医院处方难以外流,以及慢性病患者需要长期用药,实际上线下药店目前的处方药监管仍然采取“双轨制”的管理办法。不过,根据规定,注射剂、医疗用毒性药品、第二类精神药品、部分抗菌药等11类药品,按照“单轨制处方药”管理,必须凭医生处方销售。而记者调查中显示,包括阿莫西林等抗生素,氟哌噻吨美利曲辛片等精神类药品,拉米夫定片等抗病毒药物,这些应该凭医生处方才能购买的处方药,均无需处方即可在网上药店等医药电商平台购买到。

  现行法规 处方药必须凭处方购买

  根据国家食药监总局的数据统计,截至3月14日,我国有网上药店449家,有601家企业持有“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证书,7000多家企业申请了“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证。

  2014年5月,国家食药监总局曾发布《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根据这份意见稿,“互联网药品经营者应当按照药品分类管理规定的要求,凭处方销售处方药;处方的标准、格式、有效期等,应当符合处方管理的有关规定”,业界认为处方药网售开禁势在必行。不过截至目前,这份管理办法仍未见出台,也即意味着网售处方药并未开禁。

  虽然网售处方药尚未开禁,但有数据显示,去年上半年,医药电商营收平均增幅超过了50%,增速远高于传统销售渠道。2010年,我国医药电商交易规模只有1.5亿元,到2014年增长至68亿元,年均增速高达174%。业内多位人士认为,处方药占了整个药品市场的八成,一旦放开处方药网售限制,医药电商市场规模将迎来春天。据预测,如果处方药电商渗透率从2015年的1%提高到2020年的6%,那么处方药市场规模将从13651亿元增长至33969亿元,处方药电商规模则从137亿元增长到2038亿元。

  在最近的全国两会上,是否应该放开网售处方药成为医药界代表、委员们热议的焦点。据媒体报道,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认为,放开网售处方药有利于推动医药分开,“互联网+”在医药行业的一大应用应该是通过放开网络销售处方药,从而确立患者从电商处购买处方药的合法性。浙江康恩贝集团董事长胡季强也建议,除了明确规定哪些药品不能在网上销售,其他处方药应该放开网售限制。而湖南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子龙则对此持反对意见。谢子龙曾表示,网上药店违法成本低,加之网上药店的业务范围可遍布全国,使得监管难度较大。如果放开网售处方药,中国合理用药将难以得到保障。

  根据国家食药监总局2013年发布的《关于加强互联网药品销售管理的通知》,“药品零售连锁企业通过药品交易网站只能销售非处方药,一律不得在网站交易相关页面展示和销售处方药。”而只有“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的医药O2O平台,更是只有信息展示资质。根据《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第二十四条规定,“提供的药品信息直接撮合药品网上交易”将处以罚款。对此,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一些互联网平台采取线上展示信息、线下通过电话联系帮消费者下单并由线下药店配送来“打擦边球”的做法也是同样违反规定的。

  南方日报记者 严慧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