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章之家,欢迎您!
当前位置:励志网 > 励志文章 > 正文

太阳城开户官方_最新太阳城开户官方 - 官方被业界称为信誉ss级

时间:16-03-16 05:58:3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器大才粗 阅读:

  巴西汽车业连续两个月大幅下滑,汽车公司裁员,员工抗议。 东方IC图

  两个国家需要找一只债务化解扶手,更需要找一只让经济走上正轨的政策扶手。但是谈何容易?先不说政治党派的纷争以及腐败,单单一个消减财政支出的福利改革,已经让两国数位总统黯然神伤。

  “这个国家快要完蛋了!她已经彻底失去了自我。”

  因通胀水平依旧在10.8%,3月3日巴西央行连续第五次维持利率在14.25%不变,巴西前央行行长阿米尼奥・弗拉加有些泄气,“巴西瘫痪了的发展模式很难被纠正,最终会演变成为经济悲剧。”

  巴西的邻居,阿根廷,正试图从债务废墟中爬起来。3月的第一天,阿根廷与美国对冲基金达成和解,如果国会最终批准该和解协议,阿根廷得以在15年后重返国际债券市场融资。

  巴西和阿根廷,南美“双雄”,双方经济依存度高,市场化改革步伐相似。阿根廷自2001年起深陷债务危机,巴西则从2010年起经济出现下滑,去年形势进一步恶化,债务压力陡增。南美双雄都想找到一只债务扶手。阿根廷寄望于国际债券市场,巴西则希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伸出援手。

  阿根廷:走近债券市场

  北京时间3月1日,阿根廷与美国对冲基金经理保罗・辛格(Paul Singer)的埃利奥特资本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 Corp)为首的一组债权人达成协议,就阿根廷债券违约问题达成和解,结束历时13年的争拗。

  这笔债券纷争还得回溯到2001年。当年,阿根廷爆发金融危机,1000亿美元债券出现违约。保罗・辛格于2002年以低价买进阿根廷债券,以便在阿根廷重整债务时,通过合理金融规则,赚取巨额差价。两年后,辛格对阿根廷提出索赔。阿根廷在2005年与2010年分别提出两次和解建议,均被拒。

  由于这笔债券按照纽约法律发行,只有美国法院判定阿根廷偿债后,美国银行界才可以协助阿根廷在国际市场融资。2014年,纽约法官托马斯・格里萨(Thomas Griesa)声称,阿根廷在偿付债权人之前,禁止在国外支付其重组后债务的利息,导致阿根廷债券第二次技术性违约。

  根据此次和解协议,阿根廷同意支付46.5亿美元,其中44亿美元是用作偿债,2.5亿美元用作支付法律费用。不过,该协议还需要阿根廷国会的批准,尤为重要的是,该议会需取消由前任政府颁布、会妨碍上述协议达成的Lock法和主权支付法(Sovereign Payment Law)。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的盟友乐观地认为,他们能在国会重开之后立即获得必要的票数以通过这些举措。

  重返国际融资市场一直是阿根廷新政府的首要目标。此次和解将清除阿根廷国重返国际资本市场的最大障碍。如果阿根廷国会顺利批准此和解方案,那么阿根廷得以在15年后重返国际债券市场融资。

  阿根廷财政部长阿方索・普拉特・加伊在当天举行记者招待会对该协议给予高度评价,“将对经济产生积极影响”,一个最直接的效应是,新的外部融资“可以避免政府进行更大的紧缩调整”,另外在投资、信贷、就业和基建方面也会产生正面效应。

  阿方索透露,该国计划发行150亿美元的债务,以在不动用储备的情况下为偿付提供资金。

  巴西:等待IMF救援

  目前,巴西主权信用评级已被国际评级组织降为垃圾级别,巴西公共账户专家、经济学家Raul Velloso表示,“巴西正面临着一场巨大的财政危机,我们当前正在与恶性通胀进行‘调情’,所有的债务变量正在向错误的方向发展”,“巴西政府走向债务违约已经不可避免。”

  巴西中央银行发布的报告显示,巴西经济2015年衰退4.08%,预计2016年将缩水至3.33%。巴西经济正步入1948年以来首次连续两年衰退。在企业层面,破产企业数量连续5年攀升,去年共有5525家企业申请破产,创下2008年来的新高。

  穆迪预计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将在未来三年内超过80%。巴西已经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或经济学家所谓的“坏均衡”。即使政府愿意也能够实施必要的财政调整,但是巴西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的信誉恢复,需要很长时间――而时间正是巴西所不具备的奢侈品。失去了市场信誉,利率和信用利差就将保持高企,掣肘财政调整政策,迫使巴西经济进入下降螺旋。

  一个失去了信用的国家,如何能走出债务危机呢?一些经济学家认为,IMF是巴西走出僵局的惟一救星。

  不过,在布鲁金斯学会拉美项目主任Ernesto Talvi看来,选择IMF是最毒最可怕的一种方式。

  Ernesto Talvi指出:让IMF涉足巴西经济,意味着巴西政府必须在中期将财政初级盈余增加到GDP的2%-3%;约束政府支出(税收负担已经畸高);并取消让支出过于僵化的指数化规则;此外,还必须逐渐取消对巴西开发银行的财政补贴,更多地使用市场利率作为该行贷款的参考利率,从而协助重塑财政健康、去除金融中介的扭曲,“这些救助的代价毒不毒,可以看看希腊的漫漫救助之路”。来源:国际金融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