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章之家,欢迎您!
当前位置:励志网 > 励志文章 > 正文

凯发娱乐ag国际_最新凯发娱乐ag国际 - 开心体育

时间:16-03-16 05:58:3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器大才粗 阅读:

   为完成儿子遗愿 易解放卖两套房到内蒙古种树200万棵

    卖房植树母亲:种树帮我走出丧子之痛

  今年67岁的易解放是上海人,十多年前她开始带头在内蒙古沙漠种下了200多万棵树,并于2010年完成了在库伦旗科尔沁沙漠1万亩沙地上种植110万棵树的目标,她因此也被大家称为“大地妈妈”。

  2000年5月,易解放的儿子杨睿哲看到电视里在报道中国北方的沙尘暴,于是建议母亲退休回国后去内蒙古种树。没想到两周后,儿子杨睿哲在上学途中出了车祸不幸去世。

  为了完成儿子遗愿,易解放辞去了在日本的工作,随后丈夫也卖了自己的中医诊所。夫妻俩用这些财产和儿子的生命保险金,在日本注册了“绿色生命”组织回到祖国,到内蒙古通辽市库伦旗的沙漠种起了树。

  易解放成立的“绿色生命”组织与当地政府签订协议,用10年时间种植110万棵树,用20年时间来保护这些树,20年后,将这些树全部无偿捐献给当地的村民。此外,“绿色生命”分别挂靠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和内蒙古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设立了两个公募基金,号召捐10元钱植一棵树,募得的善款都用于购买树苗和植树。

  2010年,易解放所在的民间组织完成了在库伦旗科尔沁沙漠种植1万亩生态林的目标,树木成活率达到80%以上。随后,他们将目光投向了内蒙古西部的阿拉善沙漠,2011年,易解放与内蒙古蹬口县政府签订了在乌兰布沙漠建 1万亩梭梭防沙林的协定。2013年,易解放又在内蒙古多伦县启动了种植1万亩樟子松防沙林工程。

  “没想到一坚持就是十多年,我希望能通过我们的行动,实现‘亿万个人,亿万棵树’的目标,我想我儿子也是这样一个心愿。”易解放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

  种树是为了完成儿子遗愿

  北青报:最开始为什么会想到回国种树?

  易解放:就是为了完成儿子遗愿。2000年5月黄金周的时候,孩子和我们谈起退休回国后的问题,因为我们打算退休后叶落归根,孩子就问我们回国后要做什么。我们当时说可能做一些慈善公益的活动,他马上就建议我们到内蒙古种树,并且他还说要么不干,要干就干大的,没想到孩子两周后就离开我们了。

  北青报:您孩子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

  易解放:那个时候电视上有时候会播中国北方沙尘暴的事,我们都挺担心的。我孩子喜欢环境美丽的地方,一旦有空他经常骑车出去玩,回来后会向我大赞那里的植被和环境,然后就说希望我们国家的环境也有这么好。

  北青报:您本来打算回国后想做什么?

  易解放:当时就想参加一些公益活动,没有想到把它当成一份事业,更没有想到现在会做这么大,一做就是十多年。

  种树帮有类似经历的家庭走了出来

  北青报:什么时候开始正式着手这项公益活动的?

  易解放:孩子去世后的一年多过得很痛苦,那段日子可以说不是人过的日子。孩子走了一年半,他的遗骨还在他房间里放着,因为我们不舍得安放。但想到要完成孩子心愿,总算在孩子生日的那天,也就是2001年12月1日,我们带孩子回上海,把他安葬下来后就开始做这个事情了。

  北青报:种树带给您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易解放:种树帮我走了出来。不仅帮我走了出来,还帮助很多和我们有相似经历的家庭走了出来。大家都希望能为孩子种上一些树,都想得到安慰,从失去孩子的痛苦中走出来。去年很多志愿者在种树时抱头痛哭,因为总算走了出来。

  北青报:为什么种树会有这种力量?

  易解放:首先,种活一棵树就是种下一个希望,给人一种希望。你看着树一天天长大,就会获得安慰,就像家里种的花,长大开花了你就会很开心,就是这种心情。另外,中国人最朴素的情感就是希望自己做的事能为孩子积善行德,我们也希望将来到天堂见到孩子时能无愧于做他的父母。

  保证75%以上的存活率

  北青报:最开始种树时碰到了哪些困难?

  易解放:困难太多了。刚种下去的树,狂风一吹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转眼间就被吹飞了一多半。在沙漠里缺水,不过我几乎每次种树都会下雨,这也是挺幸运的。

  北青报:在沙漠里如何保证树的存活率?

  易解放:这个是有科学方法的。我们会做很多准备工作,会考察附近的水源、土质条件,尤其是我们会找“人好”的地方。我们在和政府签协议前,都经过了仔细的考察,不仅是考察环境,更重要的是考察这里的人怎么样。另外,我们签协议要求存活率要达到75%以上,不到这个存活率要补种,如果一年种不活就两年种活,这个是有保障的。

  2007年卖了两套房子

  北青报:您是2004年把房子都卖了么?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决心?

  易解放:2004年还不用卖房子,我们带回国的钱足够。从日本回来时,我丈夫把他的医院卖了,还有孩子的生命保险金和事故赔偿金,一共5000多万日元,大概几百万人民币。到了2006、2007年的时候,种树的面积大了,人也多了,所以就卖了上海的两套房子,留了一套自己住。

  北青报:您现在的生活来源是?

  易解放:我们虽然投入了很多钱做公益,但还没有到倾家荡产的地步,还是留了生活经费。我们过得很省,吃得很清淡,我现在也基本上不买衣服。不过,我要强调一点,“绿色生命”的所有捐款我们是百分之百捐出的,我们不会留用一分。

  希望70岁时能再种1万亩树

  北青报:您接下来的目标是?

  易解放:到我70岁时,我现在和政府签订的再种1万亩树的协议应该就能完成了。我接下来的目标是在政府的支持下,通过我们的行动号召“亿万个人”种“亿万棵树”。提出这个口号是因为现在我们国家沙漠化还是比较快,所以我们希望有更多人能加入进来。如果政府和民间一起协力,等到10年以后,植被达到40%以上应该没有问题。

  文/本报记者 周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