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章之家,欢迎您!
当前位置:励志网 > 励志文章 > 正文

明升国际娱乐官网_最新明升国际娱乐官网 - 我为自己代言

时间:16-03-16 05:58:3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器大才粗 阅读:

  奶农不亏了,但乳企每天却在承受着巨大的损失

  在山东潍坊某县城的国道上,一辆天津牌照的奶罐车疾驰而去,而它则刚刚从某乳制品代加工厂将一罐新鲜牛奶进行喷粉后离开,紧接着一辆江苏牌照的奶罐车又驶入这家工厂。

  “每天大概有十五、六辆车过来喷粉,平均每辆车载重30吨左右的鲜奶。”潍坊某乳制品代加工企业的门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工厂每天都是满负荷生产。

  而在这家企业的门卫登记表中,记者发现这些车辆有的来自山东周边省市,有的登记为天津,还有的则直接登记乳企的名称。

  据记者了解,这家乳粉代加工企业每天的产能是400多吨(原奶加工),目前只跟签约乳企合作,来自个体奶农的原奶已经不再接单。而进行喷粉的原奶则是乳企高价从奶农手中收购过来的优质原奶,收购价在3.8元/公斤-4.4元/公斤之间。

  事实上,如果将原奶进行加工成产品进行销售,企业或许会产生利润,而如今,将收购的原奶进行喷粉后再储存,无形中又增加了一部分加工手续。

  据了解,国内加工一吨粉的价格要比进口一吨大包粉的价格贵2.5万元-3万元。受益于乳企大量将原奶进行喷粉储存,一些乳制品代工企业生意愈发红火,员工工资也水涨船高。

  火了大包粉企业

  “奶剩”带给乳企损失的同时,大包粉加工企业却迎来生意朝阳。

  在潍坊某大包粉加工企业的车间内机器轰鸣,一辆来自江苏牌照的奶罐车的原奶进入加工企业的车间进行喷粉处理。

  同样,另外一家大包粉生产厂内,厂区内停放着两辆车,一辆来自临沂牌照的奶车,一辆则是来自东营牌照的奶罐车。一条管子连接奶罐车和车间,车间内机器传出轰鸣的工作声。

  送奶车人员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们企业有6个牧场,这是其中一个牧场的奶,每天产奶100多吨,卖不出去的奶就会进行喷粉,像这样35吨的奶罐车有时候每天送一车,有时候来两车,有时候两天来一趟喷粉。”

  据了解,企业都是按照每天的生产计划来决定使用鲜奶量,因此,每天送到大包粉加工厂的原奶到底有多少,厂里的职工也不好说。不过,对于大包粉加工企业来说,它们基本上是满负荷生产。“这两年生意好,工厂每天喷粉八九十吨原奶。”喷粉企业的技术人员对《证券日报》记者如此表示。

  一边是大包粉加工企业生意红火,一边是高价收购的原奶不能进行产品加工而被迫喷粉储存,乳业间出现的这种局面可以说是乳业之殇。

  上述大包粉生产企业的门卫老大爷感慨:现在企业收了奶卖不出去,而老百姓还喝不上奶,原因一方面是不习惯饮牛奶,另一方面是老百姓没有条件(资金紧缺)喝,有条件的也不舍得买,奶价太贵了。

  同样,该企业另外一位人士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现在乳企收购了原奶后用不了在喷粉加工,而市场上的液态奶价格还很贵,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事实上,此轮“奶剩”让大包粉加工企业赚了不少的银子,但是,对于乳企来说,高价收购的原奶进行喷粉储存带来的则是实实在在的损失,乳企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仅华东地区一天损失100万元

  奶牛养殖需要3年的周期才能生产,为了建立一个长期的利于中国乳业健康发展的关系,国内乳企与奶农间签订了原奶收购合同,如今看来,奶农不亏了,但乳企每天却在承受着巨大的损失。

  一位乳业资深人士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乳业产业链长,国外大包粉到岸价目前仅1万多元,而国内原奶价格在4元/公斤左右,价格倒挂对整个国内乳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最苦的应该是乳企,高价收购的原奶在不能转化成产品销售时,就必须喷粉储存来赢得更长的保存时间。但是,在低价的国际奶价面前,国内的大包粉没有了竞争力,国内对大包粉有需求的企业(蛋糕加工、奶糖加工、咖啡馆、面包房)等,它们纷纷进口便宜的国外大包粉,导致了国内乳企生产的大包粉销售遇阻。

  国内某大型乳企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原奶富裕的现象依然严重,特别是乳品加工企业,必须保障奶农的基本利益,只要原奶符合基本质量条件的,企业就必须收。而目前,国内乳制品销售市场疲软,企业不得不将大量的原奶进行喷粉储存,今年以来,因原奶喷粉带给企业很大的压力,仅华东地区每天就有100多万元的损失。

  同样,国内另外一家大型乳企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目前企业面临的压力很大,只有通过产品多元化来促进销售,在低温奶、常温奶、奶粉、酸奶等产品上下功夫,开发出消费者喜爱的产品。

  在她看来,产品单一的乳企目前的压力更大一些,而大型乳企由于产品多元化,应对风险的能力较强。

  一位接近光明乳业的人士对记者表示,为了化解目前的困难,企业抱着积极的心态去开发新产品,拓展市场。据记者了解,光明乳业在上海地区的原奶收购价为4.4元/公斤,全国平均收购价在4元/公斤,而今年以来,公司将原奶喷粉的数量要大于往年,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国的农产品价格与国外相比也是价格倒挂,但是为了保障农民利益,国家成立了中储粮来维护农产品价格稳定。而在乳业方面,在国内奶价与国际奶价间出现倒挂现象时,国内没有政策或者机构来维护或平衡乳企和奶农的利益。

  为此,全国人大代表、完达山乳业董事长王景海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建议,解决奶源基地的保护问题,需要中国乳业的产业化拉动,也需要调节进口乳制品,不能使大批量、低价乳制品进口冲击国内产业,否则受伤害的不仅是工厂,也是农民本身,乃至于养殖业。

  面对国内乳业困局,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给出了不同的看法。沈萌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内乳业出现的困局,一方面凸显了国内乳业结构性羸弱的局面,缺乏品牌影响力以及高端产品线,在三聚氰胺事件后始终无法恢复消费者的信心。另一方面也显示出国内乳企甚至整个乳业都缺乏痛定思痛、深化改革的魄力和决心,仍以得过且过、随遇而安的局限性思维看待已经发生重大变革的产业市场及消费者需求。面对消费者,企业无法更好地通过供给侧改革满足不断变化的市场需求,面对国外乳品或外资产品无法进行有力的竞争。  ■本报记者 夏 芳 来源:证券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