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章之家,欢迎您!
当前位置:励志网 > 励志文章 > 正文

新濠天地娱乐_最新新濠天地娱乐 - 绚丽改版

时间:16-03-16 05:58:3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器大才粗 阅读:

   两会期间,从医改上游“公立医院定位”等根本原因分析,到医改下游“分级诊疗、药价改革”等难题破解,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都非常关注。近日,钟南山代表接受新华网专访,针对当前公众关注的焦点问题给予解答,并提出新药审批“不能再拖”,对于一些重大疾病药物包括肺癌靶向药物,尽早加入医保将能惠及更多患者。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接受新华网专访

   新华网:作为著名的呼吸病学专家,钟院士多年来始终奋战在呼吸疾病领域的防治前沿。目前,我国在呼吸疾病防治方面出现了哪些新的变化和挑战?进行肺癌早期筛查是否有必要性?

   钟南山:资料显示,2015年,中国肿瘤患者死亡约280万人,平均每天约有7500人死于肿瘤。在这么多肿瘤里面,肺癌发病增速最快,目前已占中国肿瘤整体发病率的近1/4。更需注意的是,呼吸系统疾病被发现时多为晚期,经过这几十年的努力,被诊断肺癌的五年存活率总的来说只有16.1%,和其他肿瘤相比还是较低,发现太晚是关键因素。

   早诊断、早治疗以及开展肺癌的靶向治疗更为重要。同样亟需关注的还有发病率一直在悄然攀升的慢性阻塞性肺病。据不完全统计,我国40岁以上人群接近9.5%患有慢阻肺。照此估算,中国有近4000万慢阻肺病人。认识不够是一个重要原因,觉得年纪大了,呼吸有点困难是自然现象,对心脏病、脑血管比较重视,这是一个误区。为什么呢?1998年,美国有一个统计,跟1960年相比,心血管的脑卒中、冠心病、高血压等其他各方面的病死率都是下降的,有的下降了60%多,唯一增加的是慢阻肺病,增加了193%,他们后来在研究、投资、药物研发方面都很重视。

   我国现在已把心脑血管病加上慢性阻塞性肺病,纳入了慢病管理。我这两天参加‘十三五’规划的审查里面,慢病里已写了,肿瘤、心脑血管病、糖尿病和慢性阻塞性肺病,重视程度明显提高。但我们的愿望是早发现,因为患者到医院来看病,肺功能一般最少降低了50%,有50%的肺功能损害,可逆性就差多了,这就是为什么治疗效果不佳的原因。而对于慢阻肺的基本治疗药物,国家已将一部分列入慢病目录,但在广大的一些农村地区,并没纳入医保目录,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们正在进行早干预、早治疗的临床治疗性研究,因为现在世界上还没人做,这样的话,有可能为慢性阻塞性肺病早期防治提供一个新路径。

   新华网:在3月8日举行的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卫计委主任李斌指出:国家药品谈判,主要包括肿瘤药物,降幅50%左右,现在正在进行最后的衔接,要和医保搞好衔接,那样可以大大减轻群众负担。您对此怎么看?在推进靶向药物可及性方面,您有哪些建议?

   钟南山:采用国家谈判,若能把药价降低50%,是件大好事。前几个月,有位27岁的患者从国外回来,已是肺癌三期,由于和大血管相连,手术很困难。当时我们采用规范性化疗,两个疗程以后动都不动,后来进行了一些基因检测发现,他刚好属于靶向药物可以治疗的范围。没想到经过两个月治疗后,肿瘤缩小2/3,给了我们手术的机会。因此,靶向药物治疗有它独特的优势。

   肺癌靶向药物促进了精准医疗的发展。如果病人通过基因检测确诊可以进行靶向药物治疗,就可以避免选择那些对身体伤害大,严重影响生活质量的治疗药物。从这个层面来思考靶向药物进医保,从总的经济账来算,更省钱,从疗效来看,效果更好。所以肺癌靶向药物进入医保,实际上是节省了国家的医疗开支。

   新华网:在加速药品审评审批的过程中,您觉得快速审批通道适用哪些疾病?对于保障药品审批的效率和药品安全性的平衡,您有哪些建议?

   钟南山:对于一些迫切需要的创新药物,以及老百姓非常需要的药物,应该放到绿色通道来优先执行。

   有一种病叫特发性肺纤维化,肺纤维化里最恶性的类型,恶化得非常快,我有两个院士朋友都是得这个病,这个病使肺功能每年急剧下降,三四年就不行了。目前国外上市了有效的治疗药物,在中国也做了临床试验,确实能够抑制肺功能的减退,但现在我们要等它的审批,等了很长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的一些病人都不行了。另外,亚洲的肺癌患者发生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的比例较高,有30%-40%。现有的靶向药物治疗,患者已经获得了比较显著的疗效,生存期也明显延长,但是大部分患者在治疗一段时间后会出现耐药,肺部的肿瘤迅速进展甚至死亡。所以还有什么靶向药物能治疗这种耐药呢?去年美国FDA就通过快速审评通道批准上市了一种有效针对耐药的肺癌新靶向药,在日本和中国澳门今年三四月也会上市,但在中国内地,按照之前的审评时间表最快也需二到三年。因此,建立新药的快速审评通道,并且真正的落地执行是非常重要的。(刘映)